█ &▀nbsp;└

  

 

∧   夕阳下的∩江面

  城市之变

 ≦⿳ 19┗93年我‰⊕∩第一次υ去重庆∪,司机从一座巍峨的“塔”前一拐▌而过。我问是什么塔,司机吃惊地说到:“这都不知道а?解放碑啊,我们已经到了市≈中ΨЫ心最繁华区。”那∪种繁华是人流滚滚,状如轻松赶◎大集。几栋高楼√加上几排∏低矮的店铺,招╱╲引的人数却不亚于上海南京路。

  这回≠不一样了,我扬着脸,凭记忆中的高度举目搜寻,但见林立的♦楼宇遮天蔽日,层层叠叠,宛如孩童把能摆满半个房间的积木堆到了一个茶几上。☆同伴手一指,′落差极大地把我的视线拉到地平线。那个记忆中高大的解放碑,在大都会和新重|Γ庆百Υ货的脚下,在︶︷︸那个十字路口像个孤独当道的“小矮人&rdquo⿲;。近身细看,经过修葺的新碑怎ρ么∞也无法与我过去的印象联系起△来。地点、人物都没有错,错的是我,快20⊙年了,脑子从未Ш被新重庆&ldⅫ〓quo¤;刷新&⿴rdquo;过。导游★说Ↄ,解放碑周边集商务、购物、◎休闲、旅♠游、餐⺌饮、娱乐等功能于一体,日出入人流量达33万人次,节假日超✿。✿过100万人次,是名副其实┏的“中国十大新地标商&务区”。